当前位置:杭州在线 > 读书 > 网络小说 >

你只需要看到我过得很好,我也已经看到你过得很好

2018-01-13 21:47:25 杭州在线
原标题:麦麦没有许多梨
作者 青青芹哟
 
 
麦麦的真实名字就叫麦麦,姓麦名麦,许多梨不相信,麦麦拍了一张户口本照片给她看。
 
许多离的真实名字叫许离,麦麦问她为何加了一个多字。许离说自己的遭遇里太多分离。
 
麦麦不喜欢如此多愁善感的名字,她说,我叫你许多梨吧,我可喜欢吃梨了。
 
麦麦和许多梨是网友,两个女生在网络上互换心事,一个北方妞,一个南方姑娘。麦麦见过许多梨的照片,栗色短发,双眼皮,高鼻梁,薄薄的嘴唇,一个漂亮的假小子。许多梨却从来没见过麦麦的照片,麦麦见过她的照片以后,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,不敢发送照片,生怕失去许多梨这个好朋友。
 
许多梨并不在意,两人也没有因此变得生疏。麦麦总是回忆起来,许多梨第一次加她QQ的时候,夸赞她空间写的小故事太感人了,转发量过千,才吸引她主动加她。许多梨什么也不会,很爱唱歌,爱打游戏,麦麦不是很懂许多梨的那个世界。
 
许多梨经常找她聊天,说她的故事,麦麦觉得许多梨真的应了她的网名,悲欢离合甚多。
 
许多梨的父母工作很忙,时常将她一个人丢在空荡荡的房子里,有一个哥哥也在外工作。许多梨讨厌那个家,她独自找了一份轻松的工作,和另一个女生租了一间房。后来的某一年,突然得知自己有一个妹妹,亲妹妹。哥哥也好,爸爸妈妈也好,所有人都爱那个突然到来的妹妹,尤其是妈妈,她看到妈妈抱着与她同岁的妹妹无比宠爱着,许多梨讨厌她。
 
麦麦在许多梨的日志里看到了很多她内心的想法,愤怒,悲哀,绝望。麦麦盯着手机里保存下来的许多梨的照片,长得这么好看的女孩子,怎么会有这样的故事呢,简直比自己看的小说还精彩。
 
许多梨与父母争吵,誓要决裂,麦麦在电话里怎么也劝不动,有好些天都没有她的消息了。正在上课的麦麦被教室门口的人叫了名字,她回过神看过去,许多梨背着背包,穿着卫衣,帅气得甩了一下刘海,班里议论纷纭,看向了她与麦麦。
 
麦麦站起身想要请示老师,老师却主动问什么关系,麦麦想要回答,许多梨抢先了一步,朋友关系,有很要紧的事。老师点头,让麦麦去去就来。
 
许多梨与麦麦走在操场上,麦麦一路低头,想问她怎么知道这里,许多梨一眼看出她的心思,主动说,之前送你礼物不是填了这个地址吗?
 
麦麦在心里应声,原来如此。见麦麦不爱说话,许多梨停下脚步打量她,说长得也不难看,怎么一副奄奄的样子,见到她不高兴吗?
 
麦麦勇敢地凝望许多梨的眼睛,比照片好看。她说,我以为你消失了,没想到你会来找我。
 
许多梨不想谈这次出走的事,转移话题说这所中专学校真难看,环境和安保都好差劲哦。麦麦笑,问她要在这里多久,住哪里?
 
许多梨说就和她睡一张床。麦麦不乐意,她远道而来,怎么能和她挤在寝室里的小床上呢。许多梨不愿意一个人住宾馆,麦麦只得答应。
 
白天许多梨不敢与麦麦进教室,怕连累她,只有在多媒体教室,几个班并在一起听课,她才敢偷偷钻进教室的后排,与麦麦搞小动作,窃窃私语。许多梨人缘很好,和寝室里其他人相处不错,会替某一个偷偷溜出去约会的同学点名,躲在厕所里假装在洗澡,等老师走后,与一群人笑作一团。晚上她睡在麦麦的被窝里,搂着麦麦的腰,麦麦怕痒,脸蛋也发热,时常转身不与她脸贴脸。
 
相处一个月下来,许多梨发现麦麦的小心思,她喜欢隔壁班一个叫杨烨的高个子男生。明明进教室并不会经过他们班,但麦麦总会绕过另一条楼梯走进自己的班级。在操场上,明明矮小的个子却总偷偷溜到最后一排,瞄一眼杨烨。
 
在许多梨的逼问下,麦麦终于吐露心事。许多梨在寝室,麦麦在教室,埋头偷偷给她发QQ消息,当面说她没有勇气。中午在食堂,许多梨满脸怒气,麦麦问她怎么回事,许多梨说她不喜欢杨烨,她看到杨烨很花心,和很多女生暧昧。麦麦说,你才刚来,你不懂杨烨的,那只是他的表面。许多梨摔了筷子走了,麦麦莫名的心里难受,呼吸不上来。
 
一直到晚上,麦麦都没有看见许多梨,寝室11点会集体熄灯,锁住楼道的门。麦麦打她手机,无人接听,赶忙下楼去找。却在楼道里看到杨烨拉她的手,正要亲吻她时,许多梨推开了,转身看到麦麦。
 
麦麦含泪回宿舍,许多梨上去追,并说,你看到了吧,杨烨就是花心大萝卜。
 
麦麦摔了宿舍门,躲在被窝里。许多梨没地可去,用力敲门,室友看不下去,打开了门,许多梨对室友说,今天我跟你睡。被窝里的麦麦抽泣,心里百般矫情,许多梨人缘多好啊,曾以为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,结果没有她,许多梨照样风光快活。
 
麦麦气着气着很快入睡,夜半,许多梨钻进麦麦的被窝里,蹭了蹭她的脖子,抱着她渐渐沉睡。
 
麦麦醒来看见身旁的许多梨,气消了。
 
有一天,杨烨告诉麦麦,许多梨是同性恋,她喜欢的人是麦麦,麦麦并不相信。直到她自己听室友与旁人闲聊,室友认为许多梨就是同性恋,和麦麦两人经常腻在一起,睡在同一张床上做什么都不知道。麦麦有了疑虑。
 
夜晚,许多梨抱着她入睡,麦麦假装自己睡着了,却感受到许多梨在亲她的脖颈,麦麦打了一个寒颤,故意抱着被子隔在两人中间。整个夜里,麦麦都在害怕,许多梨长得很好看,如果是一个男生她一定会为她心动,可是,那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女性身体,她不知所措。
 
麦麦开始与许多梨保持距离,她熬夜,熬到许多梨先睡她才睡。她不再主动挽着许多梨的胳膊,不再与许多梨坐到教室最后一排窃窃私语,不再两人单独相处。
 
许多梨发现麦麦开始疏远她,疑惑地问她怎么回事。麦麦支支吾吾没有正解,说她多想了。许多梨了解她,问她,你怕我?
 
麦麦回眸,怎么会呢,别再多想了,我去上课了。
 
许多梨气愤,拉住她的手。我感觉到了,你在逃避我,什么理由?
 
麦麦开始发抖,许多梨放开她的手,说抱歉,吓到她了。
 
麦麦含泪,抬眸怒视许多梨,她第一次这样看她。她质问,梨子,你……是不是Les?
 
许多梨呆若木鸡,许久不敢吱声,她也在发抖,紧握着拳头,指甲嵌在掌心里。麦麦咬牙切齿,你真的是?
 
许多梨咬唇,眼泪从眼眶里滚落,她说,所以你怕我?决定弃我而去是吗?你恶心我?想吐是吗?
 
麦麦吼她,我没有!许多梨!你一点也不懂我!
 
麦麦回到教室上课,一下午心不在焉,特别不想上课,想逃走,但她懦弱,没有勇气。直到晚上回到寝室,她才发现许多梨的衣物都不见了。她着急了,打她的电话,关机。
 
她不知道许多梨能去哪里,这个许多梨并不熟悉的城市,她无处可去,那么只能是回北方了,可麦麦也不知道许多梨北方的家在哪里,电话多少。她曾经也想送礼物给她,但许多梨并没有给她地址。
 
麦麦回到寝室,在枕头下发现了一张纸条,纸条上写:我可能是一点也不懂你,但我知道很重要的一点,你讨厌同性恋,你永远不会接受我,我的秘密被你知道了,我无地自容,我回家了。再见,我最亲爱的麦麦。
 
麦麦蒙头哭了,她很难受,心像被巨大的铁锤重重地打了下去,难以呼吸,咽喉有棉,堵住了她的声音。她无声地痛哭,突然想起有一天夜里和许多梨看手机视频,无意间看到了泰国的同性恋题材的电影,麦麦无意袒露了一句真心话。
 
她说,我觉得同性恋好恶心哦,两个女生有什么好爱的?好好的姐妹不好吗?她们怎么敢接吻摸对方的身体啊,想想就起鸡皮疙瘩。
 
麦麦没有看到她说完这句话的许多梨,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下去,一言不发。
 
麦麦给许多梨留言,许多梨没有回复,QQ头像是黑暗的。室友们时常会问麦麦,许多梨去哪了?她们还有联系吗?麦麦没有回答,久而久之,再也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许多梨的名字。
 
麦麦毕业了,开始工作,两年时间里,麦麦仍旧一天一条留言给许多梨,从道歉到逼迫,咒骂,苦肉计,再到后来汇报一日总结,每天做了什么,谈谈心,即使没有人回复她。
 
麦麦还告诉许多梨,出了社会,玩了微博以后,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同性恋了,她觉得两个人相爱,是灵魂相吸,偏偏不巧,喜欢的那个人和自己性别一样。同性恋已经变成社会常态了,很多人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了,麦麦说曾经的自己太幼稚,对爱这种东西,了解得也不够透彻,麦麦说,梨子啊,你什么时候原谅我,我好想你啊。
 
很多年以后,麦麦的社交广了,她当上了某杂志的编辑,仍在空间发表着简短文字,感慨甚多,转发量越来越高。
 
这一天,她听到手机响了一下,QQ特别关心:许多梨上传了两张照片。
 
麦麦手抖得点开,眼泪在眼眶打转,咬紧下唇。
 
许多梨的发表的状态是:2013年——2017年,我是许离。
 
那行字下配了两张照片,左边是短发的许多梨,右边是……长发飘飘,精致妆容,风衣长裙的……许离。
 
麦麦在编辑部里哭出声来,旁人上前询问安慰。麦麦都没有说出缘由,没有人知道过去的麦麦一直活在自责里,没有人知道麦麦心里一直有许多梨,没有人知道麦麦还是从前的麦麦,许多梨却变成了许离。
 
麦麦犹豫很久,终于给她的状态点了一个赞。
 
许多梨既然登入了QQ,那她一定看到了她的留言,两年,几近一千条留言,她都看到了吗?再看到她点的赞,她又作何感想,会不会回复她的消息。
 
许多梨却沉静了很久,两天后发表了一条状态。
 
你只需要看到我过得很好,我也已经看到你过得很好。我们都过得很好,就这样吧。
 
麦麦捂着嘴不让自己再次痛哭,她知道,这是许多梨写给她的话。
 
他们,回不去了。
博聚网